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忠诚使命的军中“审计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6-01-13 11:01:07

忠诚使命的军中“审计一把刀”

陈玉晋正在工程现场核实钢管规格是否达到标准

人民网济南11月21日电 (闫嘉琪)“仗剑从军南北驰,横刀立马展雄姿。贫达不改济世志,乘风破浪会有时。”这是济南军区审计局高级审计师陈玉晋写下的诗句。其人如斯,在军队审计阵地,他横刀立马,铁面无私,清廉自守,善打硬仗。

这位曾经参加过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军人,从军33年来,有28年在从事军队审计工作。他先后审计工程3300多项,审减施工单位多算部队工程款6.75亿元,严格依法依规维护部队和官兵的合法利益,被称为军队“审计一把刀”。这把“刀”,砍掉了违纪非法的不正当利益,保护了部队和官兵的合法利益。

坚守党纪国法

军内的工程审计,是个特殊的岗位,事关部队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大局,又处在市场经济的前沿。

“审计就是审良心。”陈玉晋如是说。在他的心中,“审良心”首先就是要对党忠诚,坚守党纪国法,对得起组织重托,守护好国家和军队资产。

坚持依法审计,坚持工程质量标准,是陈玉晋审计工作坚持的底线,也是化解各种阻挠、诱惑的“法宝”。

2009年,陈玉晋受命审计某部新营区建设工程。审计前,有人提醒他:“这个工程水太深,进去容易出来难。”该工程工期历时4年多,单位主要领导换了4任,负责营建的人员有的转业、有的调离,多家单位参与建设。审计中,陈玉晋一方面用法规文件界定承包范围,深入现场搞测量,明察暗访探实价;另一方面排除施工单位设置的各种障碍,破解所谓“后台老板”的种种阻挠。经过76天加班加点的审计,审减施工单位多算工程款2115万元。

“打铁先要自身硬”。作为军队审计人员,拥有过硬的业务素质才能让施工单位心服口服。年轻时的陈玉晋曾喜好舞文弄墨,曾梦想当一名新闻工作者,却阴差阳错干上了审计工作,与自己最不喜欢的数字打交道。但他以过人的毅力,坚持从书本和实践中学习,把每一项工程审计都当成一次积累,把每一次交锋都当作一种砥砺,硬是成为审计行业权威。28年来,他所审计的项目个个板上钉钉,没有一起审计结论被推翻或被起诉。

2005年10月,某陆航团建设工程的施工单位自认后台硬,且已对工程进行了两次初审,对顺利结算充满信心。不料,在陈玉晋手中被生生砍掉1850多万元。施工单位经理急得跳了起来,对审减结果拒不认账,不惜重金聘请当地号称 “金牌造价师”的高手与陈玉晋对阵,并许诺每争取10万元就奖励1万元。结果这位业务精深、谈判战术高超的“金牌造价师”铩羽而归。他感叹说:“这位军队审计对行业政策、计价定额、规范标准都实在太熟了。”

监督是审计的天职,陈玉晋在审计监督过程中,始终坚持严格把关,不让任何质量问题蒙混过关。

2005年12月,他在军区某工程航道疏浚工程验收时,发现有几个点扫海未达到规定深度。尽管问题不大,但陈玉晋严肃地说:“战备工程无小事,一点小问题都可能影响未来作战,一定不能马虎”。在他的坚持下,施工单位只好对未达到要求的区域重新疏浚才获验收。

铁面无私敢唱“黑脸”

军队工程建设涉及资金巨大,工程审计触及方方面面的利益,是个容易得罪人的“差事”。在这个无形的战场上,陈玉晋敢唱“黑脸”,勇于担当,透着军人的血性。

2003年审计某工程时,施工单位编报的变更结算被审减掉360多万元。施工队老板暴跳如雷,威胁称“今天你堵了我的财路,出了这个门小心你的生路。”陈玉晋义正辞严地说:“侵占部队利益的财路我就要堵。当年参战,我连敌人都不怕,还怕你不成?”

2010年,在审计某单位工程时,面对有知遇之恩的老领导说情,陈玉晋坚守原则,严格将施工单位申报的206万元变更结算审减掉108万元。

在纷繁复杂的工程审计中,陈玉晋维护军队利益表现“硬气”,敢于亮剑。这份“硬气”不仅是因为业务的精通,更因为其严格自律,坚持职业原则。

多年来,他始终恪守一条底线:不与施工单位老板单独见面,不接受施工单位吃请,不收礼品礼金。

清廉自守

有人觉得陈玉晋的审计工作是“美差”,面对的是真金白银,只要尺子松一点,笔尖歪一点,不愁没钱花。这话也许不假,但他偏偏要给一些人“堵路添刺”。

为此,家人还常常担惊受怕。他的爱人就曾多次接到恐吓电话,夜里连觉都睡不踏实。他的孩子也曾被迫送到苏南乡下,住亲戚家借读2年。

干审计工作28年来,陈玉晋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从来没有因为职务调整向领导提过任何要求,也没有因为名利得失而放弃自己钟爱的事业。

2005年底,某施工单位总经理十分欣赏陈玉晋高超的业务能力,想高薪聘请陈玉晋任他们公司的副总经理,专门负责工程投标、合同签订把关、结算审计谈判等维权工作。陈玉晋婉言相拒。

我们可能无法想象,为军队节约经费6.75亿元的陈玉晋,竟然没能为家人买上一套经济适用房,至今仍住在部队的公寓房中。

在采访中,他的爱人给我们拿出一件陈玉晋外出经常穿着的衬衣,衬衣穿了多年,被磨得薄如蝉翼,能透过光线,让记者们唏嘘不已。

对家人愧疚太多

陈玉晋是单位有名的 “工作狂”,出差、加班如家常便饭,无暇照顾家人。

1984年4月,陈玉晋参加边疆作战时,父亲重病住院。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特殊的环境下,他把对亲人的牵挂深埋心底,未能看父亲最后一眼。父亲理解支持儿子的工作,临终遗言希望儿子在部队好好干事,有所作为。

2000年11月底,母亲重病弥留之际,陈玉晋又在外执行审计任务,忙于工作没能回家。回到家时,与母亲已是阴阳两隔。

作为家中最小的儿子,父母去世时都没能看上最后一眼,成了陈玉晋心中永久的遗憾和哀痛。

2008年7月17日,陈玉晋在某单位进行工程审计时,济南突降百年不遇的大暴雨,妻子在接孩子补习功课回家的路上,两人差点被大水冲进了下水道,如果不是交警与好心人及时救助,母子就可能双双遭遇不幸。

在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中,陈玉晋无愧自己的工作,却对家人留下太多的愧疚。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网通传奇私服

上一篇:四川网友举报重大安全隐患 化粪池附近有停车场
下一篇:传陕西警察暴力执法 回应村民阻拦货车起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