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从“亚信日”看中国与亚信

发布时间:2015-12-05 10:18:49

从“亚信日”看中国与亚信

国庆长假刚一结束,中国外交部网站上登载了一条关于王毅外长活动的新闻,标题是“王毅部长出席‘亚信日’招待会并致辞”。许多网友都会感到好奇,什么是“亚信”,什么又是“亚信日”,亚信与中国外交又有什么关系?新闻的最后一部分有解释如下: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简称“亚信”)系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于1992年10月5日在第47届联合国大会上倡议建立的泛亚安全对话与合作论坛,致力于制定和落实旨在增进亚洲和平、安全与稳定的多边信任措施。2006年亚信阿拉木图峰会确定每年10月5日为“亚信日”。

关心中国时政和外交的朋友们也许会马上记起,2014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海主持召开过一次重要的国际会议,就是亚信第四次峰会。来自近40个国家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出席了这次峰会,就涉及亚洲安全与发展的一系列重要问题交换意见,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中方在会上接替土耳其担任亚信2014-2016年主席国。习近平主席在会上发表了主旨演讲,提出了亚洲国家应践行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以亚信为基础构建地区安全与合作新架构等重要倡议,成为国内外舆论关注焦点。是时,境内外各大媒体对会议进行了“地毯式”地持续报道,各类新闻时事评论员、国际问题专家在各种平台对会议进行了全面的解读和评论。无论其角度如何,立意何在,有一点是大家都肯定的,那就是通过亚信这样一个亚洲平台,“中国声音”被全世界聆听,“亚洲命运”引起了全体亚洲国家前所未有的思索。

当然,时间总是匆匆,喧嚣总会归于寂静,一次会议激起的涟漪终会从历史的湖面散去。从去年5月到现在的一年多时间里,人类的历史仍继续以其内在的逻辑演进。一张叙利亚小难民的照片一夜之间把全欧洲架到了道德与利益的火刑架上烤了个半熟。亚洲局部战火、纷争撕扯着民众愈加脆弱的神经,人们再次在悲凉中略带麻木地发现,古老而命运多舛的亚洲依然无法拥有一个确定的未来。有意思的是,最近一位在中国社会属于“小众”人群的科幻作家,因其作品获颁美国“雨果奖”而在中国社会引发了超越科幻甚至文学范畴的关注。他在获奖作品中对人类未来命运理性得近乎残酷的描绘,似乎与当前弥漫在欧亚大陆的某种悲观情绪暗暗相合。

不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没办法的事。上半年大热的美国电影《星际穿越》向中国人普及了一下“墨菲定律”:要出错的事总要出错,不好的事情总是会发生。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积极地面对困难,解决问题,有所作为,否则人类也不会从灵长类“亲戚”中脱颖而出、登上食物链的顶端并总结出这一定律。让我们再回到“亚信日”这个话题。从上海峰会以来,中国担任亚信主席国已经1年又4个月,中国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又为亚信和亚洲安全事业做了些什么呢?王毅外长在“亚信日”讲话中总结道,中国既然担任了亚信主席国,就会做好自己的工作,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并已在很多方面取得了进展。中方积极协调各方落实各领域信任措施行动计划,切实推进了亚信青年委员会的成立和实业家委员会建设,成功举办亚信非政府论坛首次年会。短短的几句话,看似轻描淡写,但透露出许多内容。

首先是“积极协调各方落实亚信各领域信任措施行动计划”。亚信秘书处网站的资料显示,亚信于2004年通过了《亚信信任措施目录》,确定成员国将在经济、人文、环保、军事政治、新威胁新挑战五大领域开展信任措施合作,制定相应的行动计划。这些领域的选取当然不是各国领导人一时兴起和率性而为,而恰恰是有针对性地反映了亚洲当前面临的最主要挑战,关键就在于能否得到有效落实。如果能,无疑将为亚洲发展打开一片晴朗的天空。中国将推动落实各领域信任措施合作行动计划放在首位,看似“照章办事”,实际上把准了解决亚洲问题的“脉门”,找到了做好主席国工作的切入点。

其次是“切实推进了亚信青年委员会的成立和实业家委员会建设”。虽然把准了“脉门”,但“五大领域”涵盖甚广,全面突破绝无可能,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中国作为亚洲第一大国,无时无刻不处于亚洲问题的“风口浪尖”和各方关注的焦点,何况亚信成员国中还有一些并不总是愿意看到中国“独领风骚”的小伙伴,因此这个突破口的选择必须谨慎。从这个意义上讲,选择分属于人文和经济领域的青年委员会和实业家委员会作为工作突破口,充分发挥中国在历史文化与经济发展方面的优势,同时也回避了大国在军事政治等方面“天生”的敏感性,实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之事,体现了一个大国在外交上的进一步成熟。

再者是“成功举办亚信非政府论坛首次年会”,大家倒是记忆犹新。该论坛是习近平主席在亚信上海峰会上倡议成立的,首次年会今年5月下旬在北京举行。会议一些特点值得我们回味。一是与会者来源独特。会议代表都是亚信国家的前政要、智库、媒体或民间组织代表,这一独特“组合”方式在类似多边论坛中可谓一大创新。从实际情况看,这一“组合”碰撞出了不一样的智慧火花,就亚洲安全与发展问题提出了许多独特而富有创见的看法和主张,使会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二是“官民结合”效果好。习近平主席向会议发来贺信,充分提振了会议的“人气”和影响力。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出席会议开幕式发表主旨演讲,继承和发展了习近平主席“四个安全”的亚洲安全观理念框架,进一步阐述了中国在亚洲及亚洲安全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和积极主张。在座的智库、媒体和民间组织代表通过面对面地倾听,可以更直接地了解中国官方的想法并加以自由理性的讨论,这避免了普通传播媒介不可避免的失真。他们通过各自特有的渠道和方式对官方政策加以解读和传播,在各国社会特别是民众中获得不同于以往的良好宣传效应。三是源于亚信,但不局限于亚信。会议以安全与发展问题为核心,并伸发出金融安全、能源安全、“一带一路”、反恐、民间组织与地区安全、媒体与地区安全等多个具有现实意义和创新看点的分论坛。这样的设计无疑参考了《亚信信任措施目录》,既与当前亚洲安全的现实问题紧密结合,又有那么一点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的新气象,充分调动了代表们的讨论热情。

从以上粗略的解读中,我们不难看出,在国际和地区形势继续复杂演变的大环境下,中国担任亚信主席国的第一年可谓成果丰硕。此次“亚信日”招待会上,王毅外长还透露了一条重磅信息,即经全体亚信成员国一致同意,中方将延长亚信主席国任期至2018年。在内行人看来,这虽是新闻,却也是中国承担起亚信主席国职责后理所当然的一个决定。因为亚信上届主席国土耳其也经历了一次连任。事实上,由于亚信合作内容的广泛性和落实信任措施的长期性,仅仅2年的主席国任期对于任何一个大国,对于任何有心于借助亚信平台大显身手、作出重要贡献的国家而言,都略显不够。既然如此,我们不禁期待,在未来3年的亚信主席国任期中,中国将会交出怎样一份优异的成绩单。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英雄合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