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究竟谁是爆炸事故中最“冤枉”的人?

发布时间:2015-08-29 14:19:22

究竟谁是爆炸事故中最“冤枉”的人?
天津港总裁郑庆跃 天津港总裁郑庆跃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刘海明

  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做为正能量的作品,差不多感动了一代人。有可爱的人,就有不那么可爱的人。在不可爱的群体里,就包括不具有担当精神、推诿责任的人。没有谁说自己不好。那些推诿责任的人,他们的口头禅是“我(们)是冤枉的呀”。

  8月19日,天津港总裁郑庆跃首次出席“8ㄠ2滨海爆炸事故新闻发布会”,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天津港集团是被冤枉的。”瑞海国际和天津港的关系类似于房东和房客。“至于这位‘房客’做的是不是违法的生意,天津港是没有权利知道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天津港集团员工介绍说。(《华夏时报》8月20日报道)

  作为天津爆炸事故的“地主”,事故多日,未尽“地主之谊”不说,露面先跟媒体记者“喊冤”。看样子,天津港及其总裁郑庆跃,算得上当代“窦娥”了。如果天津再来一场七月飞雪,他们的“冤屈”也就坐实了。幸亏天理尚在,老天没成其所美。

  在这起大爆炸事故中,最冤枉的当属那些遇难的人了。无辜的居民,无辜的消防队员,他们才是这起事故中最最冤枉的人。无辜遭遇事故,瞬间付出生命代价,而他们至死都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真正冤枉的没法诉说,公开喊冤的倒很可疑。你们说天津港只是“房东”,只要拿着资质证和钞票去租地的人,你们都没拒绝的理由,也没有过问人家存放什么货的权利。按照这种理论,天下的房东说最省心的一族了。在我的印象中,在刑事案件里,房客在出租屋里犯了案,房东要承担间接责任的。天津港把场地租给瑞海公司,瑞海公司惹出世界级的特大事故,如果这个“房东”真没责任,那么,天津市代书记的检讨,人家岂不是更冤枉了?其他部门的道歉,是不是也很冤枉呢?

  社会是个共同体,责任事故同样是个“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内,只有责任的轻重之别,没有可以脱离干系的人。喊着和自己没关系的,只能说明这样的人不愿面对事故,不敢反思自己。当然,也别指望他们肯改正自己存在的问题。在这方面,天津港及其总裁的诉苦,就不那么孤单,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君不见,一些地方在出现了重大责任事故,总有部门和官员临时性隐遁起来。等到事情处理个差不多的时候,他们粉墨登场了。聪明的说声抱歉,我来晚了;嘴硬的索性抱怨舆论亏待了他们,因为你们在批评我们。用这种手法洗白自己的事例,真的屡见不鲜。

  正因为有这么一些“被冤枉的”,组织和公众不时原谅了他们,才导致事故的前赴后继。没有惩罚,就没有教训,就没有改进。我们看似严厉的事故追惩机制,其实是铁嘴豆腐心式的问责模式。真正有效的问责模式,应该是让所有责任方因此留下的痛感,应持续许多年,而不是时过境迁,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痛。

  甄别真假窦娥,让假窦娥付出假冒窦娥的额外责任。这样,也许最冤枉的群体数量会少许多吧?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3000ok